欢迎访问:奇米777笫四色--777奇米影视笫四色偷偷要-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给女友珠珠破处记录

给女友珠珠破处记录

那时候我们每天下班后,便会夥同几位比较相熟的同学一起温习,不知多么辛苦!所以到了考试结束那一天,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那天是周末,我们一大班人先看了场电影,原本还说好一块吃饭再继续玩的:怎知其中一个人却忽然间反悔,说要赶回家陪女友……  这种情况相信大家也很熟悉的了,有人首先站出来,其他的人不就马上乘机扯呼了吗?走着走着,最后又是只剩下了小猫三、两只,什么气氛都没有了!结果当然又是落得各散东西收场了!  珠珠原本还以为可以轻轻松松的玩一天,谁不知事与愿违,当然是嘟长了小嘴在发晦气了。  我见她不开心,便乘机邀她到我家里去:「不如到我家玩,由我亲自下厨,让你嚐嚐我的手势,好不好?」  她满脸怀疑,皱着眉的看着我说:「就凭你,你成不成的啊?」  哼!我不成?一晚干七、八次都可以啊!啊……说错了……应该是煮七、八个人的饭也没问题才对!  于是我们两个便手牵手的走去买牛排,还挑了瓶上好的红酒。  

到我家后,珠珠怎样都不相信我一个人住的,因为打扫得实在太干净了!  唉!自从我老妈知道我没有再出去泡之后,便贿赂了我住的那大厦的管理员,待着我上班之后便时不时的摸上我家替我执拾……最初那一次,我还以为有贼入屋呢!后来质问那管理员,才知道是我老妈来过。  虽然我跟她说了不知多少遍,叫她不用担心,我自己会僱用钟点女佣打扫。  但老妈仍然时常偷偷的跑上来,有时还会留下一壶老火汤给我。  其实在父母们的心里,无论儿子长得多大了,他们都只会当你还是那个流着两行鼻涕、不懂得照顾自己既小孩子……唉!真没办法。  不过这次我妈妈又来得颇为合时啊,至少珠珠看到我的家那样整齐,对我的印象也会好一点嘛!  于是我便亲自下厨,煎了一块心形的牛扒给她品嚐,还让她吃得讚不绝口,大力的称许呢。因为我从前的女友是个只无肉不欢的「食肉兽」,我时常煮牛扒逗她开心,日子有功,手势当然不错了。  满足了肚皮之后,我们便搂着躺在沙发上,一边喝着红酒,一边看电视。  周末晚上,香港那些混帐的电视台怎会有看得入眼的节目?珠珠拿着遥控器不停的转台,始终都找不到可以让她停下眼球的频道,最后她终于放弃了,问我有没有好看的影碟?  我开玩笑的说:「只有四级片啊,你要看吗?」  「你少来了!」  珠珠皱一皱眉头,竟然不相信我!  她刚喝了两杯红酒,整张俏脸都红通通的,连呼出来那些气息都带点酒味,香喷喷的,让我嗅到已经醉了一半,心中想道:「今天考完了试这么高兴,不如就顺道宰了她的处女猪来庆祝啊!」  心念刚动,我那小弟弟已经有反应了,马上弹起身来立正见礼,吓得我要侧侧身的把它藏起来。  说着我便在DVD柜里取出了一只珍藏的四级影碟:「我没骗你的啊!真的是超越限制级的东西啊!不过,你真的敢看吗?」  对了!我用的正是激将法!  珠珠看到封面上那个女优的照片拍得蛮有美感的,便好奇的拿来前前后后的看了一遍,接着还嗤之以鼻的嗔着说:「不过是水着写真罢!骗人的……」  嘿!当然了!封套早给我换掉了嘛!自从我知道老妈会跑上替我打扫之后,我便第一时间把所有珍藏影碟的封套都换掉了。否则给她搜到的话,一定会替我全都扔掉的,那时可真的欲哭无泪了!  「没骗你的,这真的是四级片啊!」  我还装了个色色的样子逗她笑:「还是很色很色,明刀明枪,纤毫毕现的那一种呢!」  「真的?」  可能是酒精的影响罢,珠珠没平时那么害羞,还被我逗得不断的哈哈大笑:「好!你尽管放吧,让本小姐见识一下也好……」  「真的要放?」  我还再吓她:「记得是你要求我放的,因此所有后果我都不会负责!」  说着便把影碟放进了DVD机,然后马上便爬回沙发上,把珠珠搂得紧紧的。  珠珠给我紧紧的拥着,十分奇怪的问我说:「喂!你干吗抱得人家那么紧啊?」  我在她粉腮上吻了一下:「因为你像个仙女一样漂亮,我怕你会「噗」一声飞走了嘛……」  她笑着也回吻了我。  当电视上的画面出来了,珠珠看到那个女优穿着比坚尼泳衣在沙滩上走来走去时,还非常得意的骂我说:「看到了吗?早说你是吹牛皮骗人家的了,咦?这个女孩叫什么名字?很冷门的吗?」  我涎着面笑说:「小泽圆你也不认识?」  「小泽圆?」  她皱着眉,似乎又真的不知道:「这名字又好像在那儿听过…身材不错啊,就是矮了少许!」  「那当然不及你漂亮了…」  我乘机又想摸她的胸脯,她马上拉开了我的手,又打了我一下:「不准你使坏。」  我唯有转移目标,摸她的大腿。  她今天的打扮很简单,只是普普通通的绵罩衫加牛仔裤,但她的腰短腿长,线条又美,就这样随便的把腿搁在沙发上已经很迷人了。  没多久,画面上忽然跑了一个男人出来,把阿圆姐姐抱着,还一手扯掉了她那比坚尼的胸罩,阿圆姐姐那饱满的胸脯马上弹了出来。  「噢……」  看到这里珠珠才惊觉到上当了,登时粉面通红的叫了起来。不过她又不想那么快便认输,于是强装凶恶的啐道:「你这个大坏蛋,原来真的藏着这些髒东西……」  「我早说了啊!怎么了?害怕了么?要么我马上把电视关掉好吗?」  我又激她,不过抱着她的手却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  她明显的有点儿害怕了,不过还是口硬:「谁说怕了?就继续看啊!」  因为我们以前也看过些有情欲镜头的电影,她可能以为都是那回事吧?  接下来的剧情……其实没什么好说!四级片那里有什么剧情的?不就是那两三道板斧的公式,首先是男的吻女的那里,然后女的又吻男的那里,最后那男的又把自己那里放进女的那里去……  话是这么说,剧情虽然都是千篇一律,但中间的过程才是重点嘛!  果然看了不到五分钟,还没到肉戏,珠珠已经看到面红耳赤:「咿!都没有剧情的,尽是在乱搞……」  藉口说闷,猛在批评说不好看,还央我关机。  我当然不肯了,又抱着她不让她逃开。她没办法,干脆合起了眼睛不肯再看。  眼睛可以不看,但耳朵可藏不起来啊!于是我便像从前那些说书的,在她耳边详详细细的把画面上的情况描述给她听……  「哗,那男人坐到女孩的背后去,从后把手伸上去搓揉着那女孩的大胸脯,就像我现在一样……」  我一面说,一面隔着她的罩衫轻轻的捏着她的胸脯:「但是他的手势可真的太粗鲁了!那女孩的胸脯被她按到像扁了一样,变成了两大块干柿饼,我可比他温柔多了……」  珠珠听了,忍不住张开眼,「噗嗤」的笑了起来。  那知她才张大眼,便看到阿圆姐姐被那个男优推倒在床上,还拉开了她一双大腿,把整个毛茸茸的小妹妹都露出来了。  「咿……很难看啊!」  珠珠看了两眼,吓得又再闭上美目,还低声下气的哀求着说:「阿坚,我认输了,不如不要再看了好吗?」  「哪有这么撒赖的?刚才是你自己要求看的嘛,现在还没到戏肉……」  珠珠给我抱得紧紧的,走又走不了,唯有鼓着香腮、紧闭着美目、眯着小嘴,来个无声抗议,让装出没半点反应的样子……不过她可没留意自己那愈来愈急速,愈来愈炽热的鼻息,早己把她的内心出卖了。  我继续在她耳边描述着:「那男人用手把女仔孩的两片花瓣扯开了,把手指插进了她的小肉洞里,一下一下的插着…又用拇指在女孩的阴蒂上用力搓揉着…你听到嘛,那女孩兴奋得像想哭一样……」  我趁着她全神贯注的听,一只手已经不声不响的由她那那T恤的下面伸进去了,还掀起了她的乳罩,爱抚着她那双33B的可爱半球。因为之前珠珠已经习惯了我的爱抚,而且我又听话,每一次都很守规矩不会太过份,最多也只是擦边球而已:所以她今次也没怎么抗拒。  我搓了一会,发觉她今次似乎特别兴奋,连那两个软软的肉团也胀大了不少,两枚小巧的蓓蕾也发胀到像花生米般大。可能因为我们之前亲热的时候,不是在车里,便是在大厦的后楼梯。那些都是公众地方,她的警觉性自然会高一些:这次在我家里,再加上周围的环境,电视还在播着四级色情片,而我更不断的在她耳边说着淫声浪语,她怎会没反应呢……  我愈摸便愈放肆,愈说也就愈离谱:「哗!那男的刚把整只手也插进去了,把女孩的肉洞撑得像护盖般大,那些花蜜更像是尼亚加拉大瀑布一样的飞喷出来……」  「夸张!」  ……我说得又似乎真的过份了点,难怪连珠珠也忍不住驳斥我。  「千真万确的啊!不信的话你可以自己看……」  她马上把眼睛眯得更紧的:「哼!我才不会上你的当!」  我见她不受骗,便在她那已经发红的耳珠上仔轻轻的噬咬着,又往她的耳孔吹气:「看啦!那女的已经爬到男的身上,开始用口含着那男人的小弟弟,她首先……」  「嗯……你干什么嘛!弄得人家痒死了!」  她不断的缩着头,双腿也不由自主的扭来扭去,小嘴更开始在细细的喘气……  我欺她合上了眼看不到,偷偷的解开了她那牛仔裤的钮釦,迅雷不及掩耳的已经把手窜进去了……  「你干什么……不要!」  原来她还没爽昏啊!还会马上的合紧大腿,把我的怪手夹着……  可惜还是太迟了点!我已经我攻佔了最战略性的位置,把她那最私隐的小花丘完全覆盖住了。  虽然还隔着条小内裤,但我已经摸到了她那些软绵绵的柔毛,连她那幼嫩的小妹妹的形状也清楚的堪察出来了……  而且我还意外的发现了,原来她那小内裤已经湿了一大半!  珠珠知道自己湿了的秘密被我揭穿了,登时满面通红的,颤声的哀求说:「阿坚,够了!我不要再玩了……哎呀!」  到了这个田地,我还会让她有机会刹车吗?  我马上用力的捏了她的小妹妹一下,还用中指隔着她那已经完全湿透了的纤薄内裤,大力的迫进了那两片幼嫩花瓣中间的狭谷里去。  「哎!」  珠珠登时全身猛震的,尖声叫了出来。  而且我还感觉到手里忽然洒下一阵热流……这么快?  真的是这么快!只见珠珠拚命用力的紧抱着我,被迫开的小溪谷中像是洪水泛滥似的,汹涌的热流透过内裤纤薄的丝缎,把我整只手全都喷湿了。要不是有我的手隔着,她可能连整条牛仔裤也会喷湿了呢!  电影里面,那男优刚刚又把小泽小姐弄到「潮吹」了。我的心里马上闪过一个念头,说不定珠珠也有这样的潜质啊?改天我一定要把她操到失禁……  

其实我这一下根本不算猛烈,不过珠珠没有经验,这程度的爱抚已经足够要她的命了,她连原本夹紧我的双腿也没力了。  我见她已经完全丧失了抵抗力,当然是趁机全军进攻了。马上便拉开了她那牛仔裤的裤链,把裤仔拉到膝头的位置上。我是故意让裤子卡在那里的,因为这样刚刚束缚着她的小腿,让她踢不到我。而且我也没有把她的内裤脱掉,以免因为太急进而把她吓怕了。  我把她整个人压在沙发上,把她的罩衫和胸罩都同时扯高了,还把她一双手都压到头顶上,大口在她的胸脯上狂吻着。另一只手也侵进了她的内裤,在她那从来没被人造访过的小妹妹上肆无忌惮的撩拨着。  她才刚恢复了少许理智,还没喘过气来,我已经又一口的吻下去,把她的小嘴紧紧封着。手口并用的兵分上下两路,同时展开猛烈的攻势,尤其是下面那只手,更好像是上满了发条似的,在她那敏感的小肉核上高速的磨擦着。  「不……不要……呀!」  每次她想甩开我的封吻时,我便在她的乳头和阴核上大力的捏一下,弄得她又痛又爽的根本喊不出来,接着又把她再次压下去。  她这么娇小,气力原本已经不及我,双腿又给自己的裤子卡着,根本无从反抗。  我的手在她那小花丘上地毯式的彻底摸索着,把她那小丛林弄得春雨潺潺,湿得像是下完大雨似的……接着我又小心的用手指分开那两片娇嫩的花瓣,往那还在喷着水的泉眼慢慢的插进去。  噢!真的太紧啊!我的手指只能插进小小的一截,便已经因为太窄而没法继续前进了。 
 电视里阿圆姐姐已经被干第二次了,我却连珠珠的衣服也没脱清光,真是失败啊!必须快马加鞭才成。  我继续小心的探索珠珠的处女阴道,不过不敢太深入,只是维持在一小截手指左右的深度,在肉洞的开口附近慢慢的挖掘,左扣一下,右扣一下的,有时又突然的冲前少许……直至我感觉到前无去路,而珠珠就不断的叫痛才停止。  其实我根本感觉不到是否抵着了处女膜的,不过还是小心为上,如果就这样一个不小心,让我的手指头抢走了我小弟弟的破处大功,那就不值得了!  这些前戏对御女无数的我来说,当然只是一碟小菜:可是对全无经验的珠珠可已经太刺激了。我才挖了一会她已经混身发红的,只有22寸的盈握细腰像是痉挛似的哆嗦着猛住上挺:炽热的蜜汁像海潚似的,不断从小花洞上汩汩的涌出。最后还惨叫了一声,两眼翻白的昏厥了……  我连忙伸手探探她的鼻息,幸好还有气的……只是爽昏了……  我把她拦腰抱起来,放到床上去。我不想就那么在沙发那里替她破处,始终是第一次嘛,应该让她有个浪漫回忆的。  为了省点功夫,我趁她昏迷不醒时,三扒两拨的把她脱了个清光。而我自己也只脱剩了一条内裤,便爬上床把她整个压着。  其实珠珠已经有点清醒了,所以当我替她脱衣服的时候,她也有些轻微的挣扎。虽然从没试过,但她始终也已经是个廿多岁的成熟女子,难道会不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吗?只不过到了这个地步,她也很清楚自己已经再没办法,也没气力阻止我继续下去。  况且刚才我让她爽得死去活来的,我猜她心底里或许也未必想我停下来……  

总之当我爬到她身上时,她只不过是装模作样的挣扎了两下,便完全放弃了反抗的任我施为。  虽然是这样,但我还是一点也没有急进!一面很温柔的轻轻吻她,一面又很深情的不断的在她耳边呢喃着我对她的爱慕。  我从她的额角一直往下吻下去,把她全身都吻遍了,连她的纤纤玉趾也没放过:然后才慢慢由脚尖往上再吻回去。  你们可不要笑啊!其实女孩子的脚趾是很敏感的啊,不过事前当然记得要先洗干净……还好珠珠那天穿的是露趾的凉鞋,一点难闻的汗味也没有。  我沿住她大腿内侧最敏感的部位慢慢往上吻去,她痒得不断的退缩,但却被我紧紧的抓着腰眼,欲避无从!只能够「掩耳盗铃」的用小手遮掩着自己双眼,不敢望着我把她修长的美腿慢慢的拉开,零距离的欣赏着她全身最私隐、最秘密、而且从来也没让其他男人看到过的禁区。

珠珠的小妹妹像她的人一样,非常漂亮!  浅褐色的柔毛疏落有致的佈满了整个微微贲起的小丘。处女就是不一样,没被开发过的裂缝紧紧的闭合起来,完全看不到隐藏在里面的神秘幽谷:不像得有些女孩般,两片小阴唇兴奋起来时会像一朵花似的完全张开。  我用手指轻轻的把两扇花瓣擘开,露出里面那一层一层的粉红色嫩肉。这泛着淫光的小妹妹,真的像极了一只流满了半透明蜜汁的新鲜肥美鲍鱼。  小小的肉核早已经不堪刺激胀大了,还在不断的抖震着:而那比手指头还要小的处女穴口,正像喷泉般一缩一缩的的,喷射出大量浓稠的花蜜。  如此诱人的美景,试问那个男人可以抵受得了?我也没有例外,登时像疯了一样一口便把那鲜甜美鲍含着,「啜啜」连声的把那些甜美的蜜浆全吞进肚里去了。  珠珠何曾让人这样吻过?登时又混身僵硬了,不断的高呼尖叫。还狂乱的抓着我的头发,一双大腿拚命的夹紧了我的头,小屁股猛往上挺,硬要把小妹妹揍到我的口里。  我知道她快完蛋了,于是便更加落力的按着她,大口的吸吮着她的淫液,又用舌头抵到穴口上舔着,虽然始终没法伸进洞口,但已经弄得珠珠要生要死的:不到两分钟已经又再爽昏了。  看到了吧!我也算仁至义尽了,还没动刀宰她的处女猪,便先让她爽了两次。  如果换了操刀的是个毫无经验、只懂横冲直撞的小伙子的话,那会有我这样的耐心?那时不要说爽到昏厥,不痛死已经算幸运了。  我见差不多是时候了,便爬起来脱掉仅余的内裤,把憋足了一整晚的小弟弟释放出来。他已经等到快要爆炸了,再不让他出来透透气的话,真可能把裤子也顶穿啊!  我又拿了个枕头把珠珠的粉臀垫高,又把她的内裤铺在上面,用来承接着那些处女落红。然后又安排好了炮台的位置,待一切妥当后,我才爬上珠珠的身上把她吻醒。  珠珠美目微张,媚眼如丝,娇慵无力的喘着气骂我说:「你这个大坏蛋,想把人家弄死吗?」  口里这么骂,可是说的时候却甜丝丝的,看来刚才我真的把她弄得很舒服。  「感觉还好吗?」  我轻轻的吻着她。  「不告诉你……」  她撒着娇的转过脸去,避开了我的封吻。  我抓着她的面腮,把她转回来,非常认真的凝望着她说:「珠珠,你爱我吗?」  「干吗这样问啊?」  她让我瞧得连粉颈都红了:「你叫人家怎么回答啊?」  「珠珠,我对你是认真的!如果你不想给我,我是不会勉强你的……」  话是这么说,可是我的大肉棒早已经撑开了那两片幼嫩的花唇,抵在她的处女肉洞的门槛上一下一下的扣着门……只要我再冲前多一点点,那就什么生米也会煮成熟饭了啦。  珠珠给我这样的挑逗着,震腾腾的根本说不出话来,好辛苦才勉强的紧咬着下唇颤声的回答说:「你已经把人家弄成这样子了,难道我还有其他选择吗…」  我马上欢呼了一声:「那即是说你愿意了?」  也不再等她答对不对,双手已经抽高了她的屁股,慢慢用力的把龟头迫进她的处女穴了。  「呀!很痛啊!」  她马上咬紧了牙关嚷道:「轻一点呀!」  「好!好!我轻点!」  我的嘴巴是这么说,可是「将在外,军命有所不受」嘛,我那小弟弟可没我那么听话,完全不肯停下来,还在一下一下的想把她那紧闭的小穴冲开。  可是她的小穴实在缩得太紧了,我一下子还没办法强冲进去。  「快停!很痛啊!」  珠珠双手用力的想推开我。……我可没理她,现在是欲罢不能的了!  我双手把她的大腿再分开些,用腰力慢慢的压下去,她那城门虽然紧固,但那顽强的抵抗却维持不了多久。我感觉到穴口渐渐的被扩大,我那巨大的龟头也慢慢的陷进去了,还愈进愈多、一点点的,又多一点点的……终于……  「噗」的一声,全个冲进去了!  噢!破处的滋味真正点啊!整个大龟头被紧封的穴口咬着,被那些不断颤抖的嫩肉一下下的紧紧包裹起来,再加上那些被捣在洞内出不来的炽热蜜汁,真是爽到让我几乎马上想爆炸。  我是干人的那一个,当然是很爽了:可是被干的那一个却要痛死了呢!我可是个怜香惜玉的好情人,马上便停了下来,让可怜的珠珠先歇一歇。而我自己也趁着这个机会,慢慢去享受这处女的初开密道的独特美味。  那感觉真的美死人啊!试想想,每个女孩子一生人只会有一次!单是心理上的满足感已经足够了!何况事实上那紧夹着再一抖一抖的消魂感觉,也实在是非笔墨所能形容的嘛!  「珠珠,怎么了!是不是太痛了?」  我享受了一会,看到她还是眉头直皱的,便装出一副心痛的表情,非常怜惜的吻她说。  她呼了口气,眼泪汪汪的:「刚才真的痛死了!现在才好一点,不过好像撑得满满的,那感觉很奇怪……」  「第一次是这样子的了……」  我一面吻她,一面又慢慢的转着龟头,然后又开始逐少逐少的轻轻前后抽动下。  珠珠马上又皱起了眉头,不过很快便松开了。  「现在是不是好点了?」  我笑着问她。  「嗯……」  她害羞的不肯回答,不过小屁股就开始慢慢的动起来。  我见她还是非常紧张的,笑着提议说:「要不要看看?」  「嘿!」  她有点愕然,红着脸啐道哂:「才不呢!丑死了……」  「怎么会丑呢!你全身上下每一处都那么漂亮……我可真的丑一点。」  我慢慢把她扶起来,让她看着我们连在一起的地方。  这个时候,她那娇嫩的小妹妹已经被我的小弟弟插了进去,那娇小的穴口被撑得老大的,像要裂开了似的:两片紧合着的幼嫩花瓣已经整片都翻开了,而且全部都充血变成了鲜红色,紧紧的咬含着我那像个蘑菇似的大龟头。而我那粗大的阳具,还有五、六吋留在外面……  珠珠登时面也青了:「哎!怎会那么……粗大的?」  因为她太害羞,我怕吓坏她,所以一直都没有让她看过或者摸过我的小弟弟,第一次看到勃起的男性器官,难怪她会害怕的……  「傻瓜!」  我扶着她,让她双手支在床上:「你们女孩子那里是很有弹性的,连整个婴孩也可以生出来……」  她还是颤声的望着我:「但真的太大了,我还是很怕啊!不如……哎呀!」  还「不如」?我才没理她!不等她说完,我已经抓着她的腰眼用力的又插一下,再进多了点,看位置应该差不多到处女膜了。  「哎……」  她痛到眼泪直冒的,想要阻止我,双手却要撑在床上:霎时间她根本不知道应该干怎么才好?我推了这一下后又停了下来,让她慢慢适应。  「怎么了?好点了吗?」  我等了一会,看到她开始放松了才再跟她说。其实我被她夹着不知多舒服,真的不介意再多等一会。  算来我从前至少上过四、五十个女孩,难道还会心急吗!怎么说也是开苞啊,当然要慢慢享受的了!  而且做爱这游戏,不是单单的追求生理上的发泄……看着那女孩子给你操得娇啼宛转,听着她给你插得要生要死的,一样也会很满足。何况现在对着的还是个像珠珠这样的绝色美女,如果不慢慢的去欣赏她怎么样被你由女孩子变成女人这壮举的每一个表情,实在是太暴殄天物了!  「还有很长啊……」  珠珠休息了一会,又看着我那尚未插去去的一大截,像是很担心的说:「真的要全都插进去吗……」  我笑着说:「慢慢来,一定成的……」  一面说一面已经开始轻轻的抽插,珠珠也马上噤声,「嗯、嗯」的配合着我:我每顶一下,她就「嗯」一声。  直到有一下,忽然间我感觉到有少许的不同,好像撞到上障碍物似的:而珠珠也猛震了一下,皱着眉叫起痛来:「哎呀!这一下很痛啊!」  我们马上对望了一眼,心里都知道是什么了……  她马上面色大变的,一脸恐慌的看着我,眼泪忍不住猛涌出来,连声都变了:「阿坚,不要……不要啊……」  像是舍不得和那个陪了她廿多年的处女身份说再见似的……  「不用怕……」  我轻轻把她放回床上,又很温柔的把她的泪珠吻走:「珠珠,我、爱、你!」  然后便抽起了她的大腿,用力往下一压!  「长痛不如短痛」一直都是前辈们传授的「破处金句」,所以我原来也打算一桿进洞的:谁知……竟然不成!  当然,不是我不成了!只是我没想到珠珠的处女小穴不但紧窄,而且还特别的浅!我明明已经插到底了,但还有近一吋左右被留下在外面,进不了。  从前我也遇过这些些阴道特别浅既的女孩子,不过多数都是些十来岁,开苞不久,被人干过才两、三次的小女孩:像珠珠这样过了二十岁的成熟女人也这么浅的,真的比较少见。  其实阴道短浅也不是坏事,至少男人的小弟弟短一点也没问题:而且每一下都可以插到最深,重重的捣在花芯上,那女孩子很容易便会达到高潮的了。  不过,如果刚好遇上我们这些有点儿长度的男人的话,那就要辛苦点了。因为至少要插上百多二百下,她们的小妹妹才可以适应,能够把整根大棒棒都全吞进去。  事后我听那些女孩子说,虽然初时会很痛,但到后来适应了之后,反而会更爽更舒服的:所以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她们都会喜欢比较长的。  有时连我也不得不佩服我自己!像珠珠那样,她一开始已经开宗名义,明言自己已经「名花有主」,让不知多少追求者都望门兴叹:结果,不是也栽在我的手里吗?连猪猪也给我宰了……  不过你们也不要总是骂我,说我撬了人家的墙脚啊!我泡妞其实是很有原则的。已经结了婚的女人我从来未踫过!将来会不会?那就要看看有没有值得让我破戒的啦!但是人家的女朋友我却从来都不会手软!因为只要她一天还未出嫁,一天都还是自由身,还有选择的权利嘛!  就以珠珠为例,如果的男朋友对她真的够好的话,我那里可以接近她?所以如果怕被人抢走了你的女朋友,唯一的方法就是对她好一点!否则就算没人来抢,她也会自己飞走啊!……既然珠珠的男友不珍惜她,就让我来吧!而且我对珠珠是很认真的啊,绝对不是玩玩就算数的。我只不过只想早上讨点订金罢了。  珠珠给我这破宫一插弄得娇躯乱颤,痛得喊不出声来,只懂得用力的紧抱着我。手指甲拚命的在我的背上抓,抓得我也很痛。还好她的指甲不很长,要不然一定让她抓到流血。  我不错是很痛,可是我一点都没恼她,因为我知道她比我更痛得多!  自从我的旧女友离开了我之后,我一共上个三个处女,珠珠是第四个。从前那几个,一个是我旧女友的好朋友,另外一个是大学的师妹,最后那个最离奇,只是在街上踫到的……  那几次我吃了她们的处女猪以后,也曾经问过她们被我开苞时的感觉?她们的答案都是大同小异的,就是「很痛」!痛得就像是被人插了一刀似的!而且最惨的是不止插一刀,而是插完抽出来,又再插进去……  她们还说,那时如果不是痛得没气力的话,真的想杀死我报仇啊。不过见我后来花尽花力的哄回她们,她们又知道我已经很温柔了,才肯继续让我干下去。  对女孩子我一向赞成应该温柔点的!人家一生人最宝贵的东西都送给你了,还想要怎么了?很应该好好的珍惜啊!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温柔点,尽量不要弄得她太痛。而且如果第一次便搞怕了她,以后要再来就不容易了!  所以我一下插到底之后,没有马上的开始抽插,只是抱紧了珠珠慢慢的吻着她。……当然,我又不是完全是害怕弄痛她,才停下不动的……  因为她刚刚让我插穿了处女膜,整个小妹妹都痛得不断的抽搐,一抖一抖的紧紧包裹着我的小弟弟:那种快美感觉又是花多少钱也都买不到的,一定要慢慢的仔细品嚐,才不会浪费。  话说回来,我时常希望可以亲眼看到「破处」时处女膜被大龟头撕开的那一瞬间,鲜血涌出来的画面。不知道DiscoveryChannel什么时候才能拍到有这些珍贵镜头的记录片呢!「碧血洗银枪」啊,真是连想一想也会硬起来!  我一直忍着不动的,只是轻轻的吻着珠珠的乳头,让她慢慢的适应。直到我感觉到她的小妹妹开始放松了,我才抬起头来看着她。  「珠珠,谢谢你。」  我非常柔情的说。  她满脸都是眼泪,苦着脸的哭道:「很痛呀……真的很痛呀!」  「我也知道弄痛了你,可是女孩子第一次一定是这样的,最多我答应你再轻一点,好吗?」  我一面说一面已经很慢很慢的把肉棒抽出来,珠珠登时又皱紧了俏脸,不断的呼起痛来。  我没有把整根肉棒都抽出来,剩下了一小截留在小穴里面,省得一会儿又要冲开穴口再弄痛她。不过我已经看到自己整个小弟弟都已经全染红了,而且在那些被我带出来的花蜜里,也带着些腥红的血丝。  哈……又宰了一只猪猪!  证实了我的辉煌战绩之后,我又再把那仍然非常强劲的小弟弟慢慢的再塞回去。当然了……难道破完膜便鸣金收兵了吗?我没没射啊!干处女怎可以不「内射」的呢!  「痛呀……轻一点……」  我一动,珠珠又哭着的再抱紧我。  其实这一次比刚才破膜那一下已经慢了很多,而且我也没大力一下的全刺进去,而是每冲前少许,便往后退一些,然后才再次推进。  这样子慢慢的前后推进,一来可以让我小心的体会替珠珠开天闢地那精彩滋味,而她也不用那么辛苦。  这一下我真的插得很慢,一路上前前后后的,花了足一分钟才再一次把珠珠的身体填满。  直到我感觉到抵住了肉洞最深处那块硬硬的肉垫,不能再前进了,我才停了来,慢慢的再抽出来。然后又依样葫芦的插回去,但速度却加快了少许。  就这样来回插了数十下,珠珠的哭声才开始由「呜、呜」的变成「嗯、嗯」声。  我再问她:「珠珠,现在还很痛吗?」  她还是皱着眉头的:「现在好点了,不过还是很痛……哎呀!你不要那么用力啊……」  她还未说完便又哭了起来,因为我刚刚开始改变了节奏,很快的直插进去,把她撞得全身震了一下。  「好的,我轻点……」  说着却又是一下直捣下去,还抵在洞底的花芯磨了一磨,然后才抽出来。当我在她的花芯上研磨的时候,她忍不住「呀……」  的一声喊了出来,而当我离开的一下,她又好像舍不得的把我缠得更加紧。  我知道她终于开始习惯了,于是便慢慢的加快速度,愈插愈快的。因为之前我一直忍耐着,已经也忍得很。而且我自己心知肚明,如果继续这样慢慢插的话,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我才可以射得出来?  平时做爱的时候当然是持久一点好,但今天才是珠珠的第一次,只是破处之痛已经够她受的了,如果时间太长的话反而会让她更加辛苦。没办法!我只有狠心点,用力的干她!  我一直都是爬在珠珠身上抱着她干。我当然明白如果坐起来,用老汉推车的架式,抓着她双腿干会刺激得多:但她才刚刚破处,现在正是心灵最空虚的时候,我不希望让她有被人忽略了的感觉。所以我一直都紧紧的贴着她,和她保持着最亲密既身体接触。  虽然珠珠还是不停的呼痛,不过我听得出在她的哭叫声中,其实已经夹杂了些苦尽甘来的味道:而且我也注意到她的屁股已经懂得配合着我的抽插来挺高,小嘴也开始追着我的口索吻。  我没有算过插了多少下,但看看手錶,原来从开始破膜的第一下计算,不经不觉的已经过了廿多分钟。可是虽然干了这么久,珠珠的小穴还是未把我完全吞没:不过也只是剩下很小的一截,我估计再插到十数下就可以全根尽没的了。  同时我也感觉到龟头上开始有点痒麻,看来也差不多了。于是我也不再留手,加快速度长距离的大力抽插,把刚才渐入佳境的珠珠又干得叫苦连天的。  可现在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我按着她的美乳,用力的轰炸着,只感到龟头愈来愈胀的,珠珠的呻吟声也愈来愈急、愈来愈响……  哎……到……到了!  最后一击了!我用尽力一下子直捣进去,虽然明明感觉已经顶到尽头了,我也不理的继续用力强往下压,务求把整根大肉棒都全塞进去,抵在珠珠的小妹妹最里面的肉垫上拼命的研磨。  「哎呀……」  珠珠也竭力的挺起了小屁股,高声的大声喊着,也不知道是因为太痛还是太舒服了……我们两人的毛毛终于都贴在一起了,干了这么久,她才第一次把我完完全全的吞掉。  「呀……太爽呢!」  我用耻骨压在她的小花丘上用力的磨,巨大的龟头就捣住了她的小花芯,像想把她插穿一样。  我感觉到龟头发胀到前所未有的巨大,肉棒像是完全失控似的,不断的乱跳。  真的爽到连老爸姓什么也记不起来了,我忍不住也嚷着说:「珠珠!我……要射啦!」  珠珠才没空理我!这时她已经什么也说不出口了,只是仰高了头,张大了口拚命「荷荷」的喘着气……小妹妹像忽然间缩小了两号的,把我的小弟弟箍得快要断了。  我大口的吸着气,咬紧牙关拚命的忍着,撑过一秒就一秒……因为临爆炸前那一刻的感觉是最消魂的啊!  「呀…呀……我不成……了!」  我终于忍不住了,尾锥骨一麻,大叫一声,「滋、滋」的就在珠珠的处女花芯最深处全射出来了……  「呀……」  在我发射的同时,珠珠也拚了命的抱紧我大声的嘶叫,小花芯好像张开了口似的,大力的含吮着我,完完全全的接收了第一次让男人在她身体里面留下来的纪念品。  我射了七、八下才射完,射了很多!珠珠的小妹妹装不了那么多,不过我们两个都已经没力气了,只有任由这些多余的阳精满泻流到床上去了。  我们紧紧的拥抱着,过了差不多五分钟,珠珠才慢慢的松开手脚,让我可以从她的娇躯上翻下来,睡在她旁边喘息。  我转头过去,看到珠珠还闭着眼睛在喘气,眼角上那些班班的泪痕仍然未干,满是香汗的胴体上那抹动人的桃红也还未褪去,活脱脱的像一朵刚被摧残完的娇花一样,楚楚可怜的。  我一直往下看,她那双挺拔的美丽乳房还在急促的起伏着,上面还清晰的看到几个红红的指印。那浅浅的肚脐眼盛满了一池香汗。两边大腿都磨擦得通红了,中间那小妹妹经过我激烈的鞭挞之后,还不能像平常般合上:两片花瓣微微的张着。我那些染成了粉红色的精液,正在慢慢的倒流出来。  不骗你们,在那一刻我发现自己真的非常的爱她。如果那时她开口叫我娶她的话,我会毫不犹疑的答应!  可是,她没有……当时没有……以后也没有……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处子身留待有缘人吧 下一篇:撬来处女女友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