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色综合亚洲久久综合-色久久一个亚洲综合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我的色男友】(校园男友 )作者:佚名

   傍晚时分,正将一盘盘的菜放上餐桌,等着那位大老爷回家。
  不一会儿,门很快速的被用力打开,探进一个带笑的俊脸。
  「萱……我回家了。」穿着卡其色制服的男孩,带着一脸疲倦,把背包用力的摔在地上。
  「那洗完手吃饭吧,辛苦了你。」转身,想回到厨房端出那锅热汤。
  「可是……我想先……」话没说完,他迅速的抱起我,往沙发走。
  「郑翰书,不行,你先吃饭!你明天要考试的人,满脑子在想什么啊你!」
  我挣扎的拨开他上下其手的魔掌。
  「萱……我已经很久没跟你做了耶,这样我连女生的身体长得什么样子都会记不得耶!!」他完全不理会我的挣扎,很熟练的褪去我的衬衫,撩起我的裙子。
  该死,今天干什么不穿牛仔裤!
  「我说过你要考试之前都不准,你竟然食言,况且明天是模拟考,你不想活了吗你!」我边打开他探入内裤的手,边警告的说着。
  「可是我书都念完了啊,而且……」他忽然咬住我的耳垂,然后在我耳边说,「食言的是你,你说过我考全校前十名就要让我做的!上次我考第五名耶!我有权要求奖励吧。」
  「呃……你……嗯……」明明知道他就是爱耍赖,但是我也推不开他,他很清楚我身上敏感的地方,这个可恶的小子。我看着他脱去他的制服,露出黝黑的肌肤,长期练习篮球的结果让他有一副结实精壮的好身材。他慢慢的将唇从我的耳垂移到胸前,胸罩早就不知道何时被他推开,我只能看着他的舌头游移在我胸前跟乳头。
  「你实在好敏感,我好喜欢。」他抬头看着我迷离的眼神,带着纯真的勾引。
  「你……今天只……能……做一次喔!」我奋力的想清楚的跟他表达,但是他却故意的用手指在我阴蒂上逗弄,让我断断续续的才能说完话。
  「嗯。」他继续吻着我,手指伸入我已经潮湿的小穴,满意的感觉我的湿润。
  下一秒,他脱去下身的障碍,戴上保险套。
  「你这家伙,什么时候在客厅放保险套的啊!」我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从面纸盒边拿出保险套。
  「嘘……」他吻上我,然后打开我的双腿,压在我身上小声的说:「因为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想做嘛!而且……」他刻意不说完话,一个挺身就进入我的体内,惹的我娇喘不已。「我连饭厅,还有厨房,浴室,阳台都放了!」他边说边抽插着,带着他邪恶的笑意。
  「你放阳……台干嘛……啦!嗯……嗯……哈……啊……」我又断断续续的说不完话了,我知道他特别喜欢看我这样,所以总是在我想说话的时候,更用力的在我体内冲刺跟摆动。
  「我这次模拟考考第一名的话,我要在阳台上做喔,然后你要跟我做十次。」
  他贪得无餍的说着,唇又移上我的唇。
  「嗯……唔……」我完全不能回答,只能随着他伸进嘴里的舌头交缠着。好一会儿,他才离开我的唇,然后开心的笑着:「不说话就是答应了。」
  「你……嗯……啊……」在他奋力的冲刺下,终于高潮了。我则是无力的瘫在沙发上,带着一脸的怒气跟迷离的眼神。
  「你不要这样看我,不然我要跟你再来一次喔!」他邪笑,从面纸盒旁边又拿出另外一个保险套。
  「不准!先去洗澡,然后去吃饭啦你!」我看着他擦拭着他的阴茎,看似很想又将另一个套子戴上的感觉,用力的说着。
  「好吧!反正今天满足了,我明天肯定考很好。」他微笑的低下身给我一个长长的吻,然后抱起地上散落的衣裤,开心的走向浴室。我又气又好笑的瞪着他的背影。
  为什么我会开始跟郑翰书同居?我是尹萱,今年是大一的学生,而郑翰书是我的青梅竹马,我们从五岁就开始形影不离,他小我一岁,今年是C中三年级的学生。
  本来青梅竹马应该是淡淡的小朋友之爱才对,基本上我也认为是如此,只是家中开药局的郑翰书,似乎对于两性关系特别的有兴趣以及早熟。
  国小时代人人都在看多啦A梦的时候,他已经在看A片了,郑翰书后来对我说,这是他哥哥替他培养出来的兴趣。这是什么鬼兴趣?
  然后到了国中,他已经能够对各国A片分门别类并且加以给于等级评论了,他也丝毫不否认他就是喜欢。难怪那时候我总觉得他常常和一堆男生待在房里面,我还小小担心他是不是自闭了。
  我升上高中的那一年,念的还是我家附近的高中,因为我觉得路程近也不错,所以并没有特别强求想去念台北市的高中。那年我才开始认识除了郑翰书以外的男生。因为从国小一直到国中,我身边的多半是一些幼稚的男生,让我对男生印象没有特别的好,也压根没有经历过暗恋这个过程,虽然说郑翰书也是很幼稚,但是基于我们两家是邻居又是世交,我勉强还是和他当好朋友,所以他是我从国小到国中这九年间唯一的异性朋友,不过他小我一岁,与其说是朋友,不如说是弟弟吧!
  说回我刚上高中的时候,我才真正觉得高中跟国中果然不同了,高中男生似乎成熟有礼了一百倍吧,然后我开始注意起异性了,那个高瘦秀气的班长。不过基于矜持,我偷偷的喜欢他两年多,迟迟不敢告白。
  「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啊?」无可奈何之下,我只好向身边唯一的男性朋友询问。
  「问这个干嘛?」郑翰书凝着脸看我。我看着他忽然也不知道该怎么问他,盯着他卡其色的制服,我只能默默的发呆,忽然,他的唇凑上来,亲亲的吻了我一下。
  「你……你……你干嘛!」我吓的站直了身体,一直指着他。
  「没有啊,忽然想亲亲看。」他无辜的说着,然后忽然转头说:「你嘴唇太干了。」
  我只能瞪着眼,抚着我的唇。说真的,我的确是不讨厌郑翰书,但是他就像我的弟弟,然后还夺去我的初吻,现在竟然又像是没事一样,我完全不知道该哭还是该气。
  从我上高中以后,和他的交集变少了,然后他竟然不是选择和我同校,而是去念了台北的C中,还是个男校,这可是让我们两家人都大吃一惊,然后久久没遇到他,我今天才发现,他似乎高的比我想像中的快。被他一吻后,我竟然才发现,郑翰书已经变成一个男人了。高的我打不到头,壮的像是一堵墙,没变的是依旧好看的脸。
  那天一吻后,我才发现我有时候脑子想的不是我暗恋的人,而是那个在台北念书的家伙。考上大学那年,我早早填了我想念的T大,也因为在台北,所以爸妈说干脆和翰书同租一层楼,彼此都有照应。于是,我们搬进了两房两厅的小套房。
  「你会想家嘛?应该还好吧!也不远。」第一天晚上,郑翰书像是怕我会不习惯似的,到我房间里面陪我聊天。我只是点了点头,因为我很记挂那天他吻我的事情。
  「那天是想找人吻吻看,你不要多想了,你不会好奇嘛?」他笑着坐到我身边。
  「嗯……好像会。」我很认真的思考着,总是想了解为什么两个相爱的人一定会用亲吻表示爱,亲吻究竟是不是那么美好?
  「那,就当学习,我们再练习一次。」他嘴斜一边的笑着。
  「好。」说真的,我不讨厌他,于是我答应。如果两家的父母知道我们到的第一晚竟然是唇舌交缠,然后相拥而眠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气死。两个月相处,郑翰书总是不管他已经高三了,每星期六、日都缠着我跟他一起看他收藏的A片,说是要学习,我到现在还是不懂怎么自己会那么笨,对他说的话完全信任。当一男一女总是在家里看着A片,迟早会出事的。我该庆幸竟然过了两个月才发生。
  每当看完电视上的男女饥渴的叫嚣,狂乱的摆动后,我总觉得有种动情的感觉,下体略略的会有刺激感。当然,我也和翰书直说了。
  「真的吗?」他又歪着嘴笑。
  「嗯。」
  「想不想试试看?」他慢慢引诱着我。
  「不能乱来,会怀孕。」基本的常识还是要有的,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于郑翰书总是过度的信任,甚至当他说想和我试试看的时候,我也只是担心怀孕,而不是担心失身。
  「我有保险套。」他拿出一个方形的铝箔包装袋。
  「可是……」
  「我只是想试试看,我不会伤到你的啦,而且你知道吗,台北高中生很多都有做过,我常常被我同学笑耶,你忍心看我丢脸嘛!」他故做委屈的说着。
  「好啦!那……不能太用力喔。」我可不想像电视上面的女人唉唉叫成这样。
  「嗯。」他卖乖的点点头,嘴微微歪斜笑着。
  我一直到现在都觉得自己很笨,而且我之后才知道当他嘴歪一边的笑的时候,就是在设计我,但是我竟然也被他骗了半年。为什么那么容易被他欺骗?也许,我真的还蛮喜欢他的吧。
  「真的要脱?可是我腰部有赘肉耶。」我看着他逼近,然后有些尴尬的说着。
  「没关系。」他倏地把自己的上衣脱去,然后说:「我都先脱了耶。」
  「喔。」无奈的低着头,想脱却一直脱不下来,睡衣的扣子依旧紧紧的扣着。
  「我帮你。」他看似好心的笑着。
  不一会儿,我的睡衣已经落地,现在仅穿着胸罩和内裤。像是感觉我的紧张,他脱去自己的裤子,然后慢慢的躺在我身边。
  「我陪你啊,我们现在平等。」「等我脱光可能要等很久耶,我没这样在别人面前过。」我转头对他说着。「没关系,我很有耐心。」他笑了笑,然后转身压上我的身体。「你要干嘛?」我失声大叫。「教你做舒服的事情。」然后,他慢慢的将唇吻上我的唇。
  经过两个月的亲吻,我早就习惯他唇的味道,也习惯他的轻咬,不自觉的,我只能回应着他的吻。这次的吻有些不同,他时缓时快的加重吻的深度,在我头昏眼花的时候,他的手指忽然伸入我的内裤里。「啊……」我看着他低呼一声。
  「嘘,感觉就好。」他笑了笑,然后右手的手指在我的阴蒂上不住的揉搓。「身体会……热,下面好像湿湿的。」我低声的跟他说。从他说要教我亲吻起,他总是要我习惯对他说我的感觉,然后他常常在听的时候露出满意的笑容。
  当我说完我现在的感觉,他更是咧嘴笑着。「那,这样?」他右手更是伸入,伸入了一根手指在我明显感觉湿润的阴道中移动,左手褪去我的胸罩,抓住我一边的胸部,伸出舌头舔舐着我的乳头。「感觉怪怪的,你这样好像小宝宝喝母奶喔,电视上的人也这样做对不对!」我低头看着他,在我问他的同时,他又多伸了一根手指进入,让我惊呼。「先要够湿润,不然我怕你会太痛。不过你好敏感耶,一下下就湿透了。」他微笑的说着,表情却有些僵硬。「翰书……你……勃起了耶。」我放在他下身旁的手腕,忽然感觉到突起,尴尬的对他说着。「这是当然的,这时候我如果没反应,你才应该哭,因为不是你没魅力,就是我不举。」
  他笑了笑,脱去他仅剩的内裤。
  「你的那个长大了,比电视上的还大耶。」我看着他的阴茎,忘了害羞。一个原因是,比起小时候跟他一起洗澡时的大小,明显变大很多,让我惊讶,忘了害羞另一个原因是,他连续两个月让我看无码A片,似乎让我习惯了,这是好习惯嘛?「笨蛋。」他笑了笑,然后又说:「不过你说我比电视上的还大,我很骄傲。」渐渐地,我在他的逗弄下瘫软,我想我下面的小穴已经湿润的不行了,一阵阵快感袭来,让我不住的娇声叫着。「嗯……啊……」流露出口的叫声,激起了翰书的欲望。
  他直直得盯着我看,然后抬起我的双腿,呈现一个令我害羞至极的姿势,像是电视上的男女一样。是时候了吗?我有些紧张。看着翰书像是忍了许久的僵直脸色,我摸了摸他的脸颊,他对我微微一笑,然后拿起了他放在我床头的保险套,直挺挺的戴上。
  接着他将手撑直在我身边,将他的阴茎放进我湿透了的阴道中。「呃……」从手指换成他的阴茎,让我微微的皱了眉头,似乎比我想像中的还要痛了一点,他只是放在前端就让我有种快被撑破的感觉。「我会慢慢来。」他边忍着边对我说,一滴汗滴落在我身边。在他边逗弄我的阴蒂,以及缓缓的推进下,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进去好一大半,我感觉下身填满了他勃起的阴茎。
  「会太痛要跟我说。」他似乎有点紧张,很认真的对我说。「嗯。」我点点头,主动吻上他的唇。「呃……啊……啊……」在他终于向前一挺的时候,我感觉到痛楚的冲力。有些痛的止住他的进入。「很痛嘛?」他皱起眉头担心的看着我。
  「还好。」我对他点点头,因为我看他的眼中的疼惜。翰书换了一个角度,然后再轻轻的进入,我终于比较放松了一些,随着翰书微力的撞击,我才渐渐能接受他的进入。于是,我对翰书微微点头,默许他的用力。翰书吻上我的唇,又怕我痛,持续的拨弄我的阴蒂,终于才用力的前后推动,我双腿架在他的肩膀上,完全使不了力,但是却能感受到一波波的快感,还有翰书的温柔,终于,我们两个都受不了的达到高潮,他猛一挺身,趴在我胸前,然后不一会就立即抽出,将保险套拿起丢掉。「我怕漏出来你会怀孕。」他很温柔的拿起一旁的湿毛巾,然后擦拭我的大腿内侧。「嗯。」完事后,我反而不知道该怎么看他,因为我们彼此的关系似乎有了新注解。「痛嘛?」他看着我。「一点点啦。」我害羞的低头回答。「我怕你很痛,因为我也是第一次,我怕我控制不住。」他难得露出害羞的表情,对我那么说着。「可是你好像很有经验耶。」我讶异的看着他。「我都跟你说过我没有过经验啊,不然怎么会被笑。」他歪嘴一笑。「你跟我爸妈如果知道我们上床不知道会怎么样喔?」我担忧的问着。「会高兴吧。」他低头思考着。「啊?」「没有啦。」他笑了笑,然后靠近我吻着我说:「我们再来一次吧!」
  「不要啦!」我推开他,然后躲避他的吻。我好像喜欢上他了。不然,我不会把自己交给他的。
  翰书模拟考后已经过了两个星期了,可是他完全没来烦我,可见是一定考的不好,谁叫他考前还要做。这样我也乐的轻松,刚好可以准备期末的报告。「你回来啦。」可是为了避免他太难过,我还是打算好好安慰他。
  当然,不会是他想的那种安慰。「嗯。」他点点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就回房间去了。又过了一个星期,他连平常的性骚扰都懒得做,这倒是很令我惊讶。
  我看着餐桌上这个一点都不像平常的卡其色制服男孩。该不会感冒了吧?明天放假要陪他去看看医生才好。我认真的那么思考着。「唉。」他低头吃着饭,过了一会儿,他忽然抬头看着我:「你报告弄完了吗?」「今天交出去了。」我开心的说着。上学期常常因为他闹着要做,所以很多报告我都要赶到半夜才写的完,这次真难得。「喔。」他忽然又歪嘴微笑,让我心中警铃大作。当我们发生关系后的半年,我终于知道他歪嘴微笑的涵义,可是我总是不知道他做什么打算,一如现在。
  当我战战兢兢的一直到洗完澡,他都还没有来偷袭我,让我担心自己是不是太不信任他了。郑翰书,抱歉耶,我怎么会那么不信任你呢?半夜在阳台晾衣服,看着四周的灯火几乎都要熄了,只有我会在凌晨两点晾衣服吧!「萱……」翰书忽然出现在我身后,然后抱着我。「你是不是心情不好?」我有些担忧的问着背后的人。全身不住的抖动是因为在啜泣嘛?「不是。」「那你?」我还没问下去,他忽然就从我睡衣的下摆伸进右手手指,一点都不陌生的直达内裤里层。我惊讶的趴立在阳台上,双手撑着阳台。「成绩单。」他将一张成绩单摊在阳台围墙上粘着,然后左手轻逗弄我的乳头,嘴还不断地在我耳边啮咬着。我瞪视着翰书座号旁边的全校排名-第一名。
  「你……」我狼狈的左挡右挡,被看到会很丢脸耶。他右手忽然更伸入我的小穴继续拨弄,让我有些腿软,只得半倚在墙边,半靠在他身上,任由他不断的搔弄着。「会……被……看……到……啦……」我无力的想拨开他不断加速拨弄的手指,只是成效不彰,反而更无力的将手放在他手上,任由他不断玩弄。
  「不管。」他赌气的说着,然后左手轻轻扯着我的乳头。「进房在说。」我稍喘一口气,然后说着,尽量让我的语气不要又勾起他更深的欲望。「谈判破裂,我为了这个念了整整一个星期的书。」他得意的笑着,然后褪去我的内裤,拉开他自己裤子的拉炼,掏出他已经胀大的阴茎,从阳台洗衣机的旁边拿出保险套,然后套上。「你……什么时候放的。」我讶异不已,在问的同时,他慢慢打开我双腿,从我背后进入。「我放很多地方。」他只是笑着说。
  因为怕被邻居看见,又加上夜晚微冷的气温,我无力再他的一波波冲刺下,软了双腿,只能完全的凭藉他的身体支柱我,这样更让他加深他的动作。「啊……嗯……」我想压抑住声音,翰书却故意的冲刺更加用力,右手还不断的继续搓揉我的阴蒂,让我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我喜欢听你叫。」翰书在我耳边小小声的说着,但是动作却丝毫没有减缓的感觉。「我……不行……了。啊……」我边娇喘着,翰书也最后用力的一挺,用他低低的嗓音,嘶吼了一声。
  结束后,我无力的只能倚着他,他笑了笑,抱起了我进了屋里去。「你很坏,我以为你没考好,原来你都在设计我。」我坐在翰书腿上,靠着翰书的肩边喘边说。「我如果坏的话,我在成绩单发下的那天我就做了,我为了等你弄完报告,忍到我都快爆炸了。」他低头对我说。「呼。被看到的话我就丢脸死了啦。」我转身拍了他肩膀一下。「他们爱看就让他们看,我们男的帅女的美,怕他们看嘛。」
  静默了一会儿,我正觉得奇怪,才发现他的手指又不规矩的伸入我的下摆里,刚刚做完内裤还没来得及穿上,小穴正湿润的微微绽开着。「你……不要啦。才刚做完耶!」我使劲的想推开他在我小穴中不规矩的手,却徒劳无功。「我忍了快一个月了,你答应过我的喔,还有九次。」他笑了笑,不一会就忽然抱起我,然后对准他的阴茎进入,形成我也逃不开的坐姿。不过他戴保险套速度好像愈来愈快。「萱……你动好不好。」他双手扯动我的乳尖,在我身后那么说着。「我……」我有些尴尬的感受到他在我体内的阴茎正不断的发胀。「我念书念的好累,然后又禁欲那么久,你不觉得我很可怜嘛?」他又露出无辜可怜的表情,让我无奈的只得自己上下的摆动。
  在我摆动的同时,我听见他在我身后小声小声的叫着,原来他也会发出声音?
  这是我第一次发现,然后我忽然发现我们两个的面前正对着电视,一片漆黑的电视机刚好反射出我们两个淫糜的样子,我看着电视萤幕反射出的我,长发批散着上下摇动,双乳也不断的震动,左乳房被翰书的手掌紧紧包覆搓弄着,大开的双腿让我的阴唇完全暴露,翰书的手指正不断的在我阴唇阴蒂中拨动,制造出我一波接一波的快感。「你看到了啊。」翰书忽然凑上我的耳边,然后笑着说。「好……丢脸。」我低头说着。我现在才知道翰书是故意在电视前面让我自己动的。
  「不会,这样很美。」他柔声说着,然后似乎不耐于我的缓慢移动,他忽然抱住我的腰臀,然后用手臂抱住我替我摇晃,沙发的弹性让他使的力反弹的更加用力,一阵阵的撞击在我阴道深处。「啊……翰书……」我只能抓着他的手,随着他摇摆。「我好喜欢听你高潮的时候喊我的名字。」他继续用力,然后让我陷入迷乱的高潮中。「我累死了啦。」一连两波的高潮,让我真的完全都无法使力,虚软的瘫在翰书身上,我知道这样是让他有机可乘,但是我却也施不上力,腿部完全无力。「很累?」他喘着气笑着看我。「废话。」我瞪了他一眼。「我想洗澡。」
  他忽然那么说。「我也想洗啊,都是你啦,害我全身湿湿粘粘的。」「好。」他忽然抱起我,我浴室走去。「郑翰书你干嘛啦。」我在他怀中大喊。「洗澡啊。」
  他又歪嘴笑了。我这才想到,我还欠了他八次。我一直以为他在开玩笑,但是可见他真的想用这个周休二日,把他的十次全部讨回。
  翰书抱着我到浴室,转开了水龙头,任由莲蓬头温热的水直接淋在我们两个身上,他将我放在浴缸中,慢慢的等水积起。然后拿起我的浴球,挤上了满满的沐浴乳搓揉成泡,空气中散发着沐浴乳薰衣草香的味道,随着莲蓬头水的喷洒,小小的浴室充满了蒸气。「你干嘛?」虽然我们常做爱,但是我其实很少仔细去看翰书的身体。因为我总是带着一些些害羞,所以总是半眯着眼叫着。而且当翰书和我有了第一次的关系后,他就再也不让我看A片了,他说怕我觉得别人比他强。
  这是我很少有的机会直盯着翰书,比起我的遮遮掩掩,翰书在我面前反倒落落大方,我盯着他刚刚冲击有力的阴茎瞧着,很显然此刻它应该也累了,正一蹶不振的落在他的双腿间。之前看A片很多男优皮肤过白,反倒显得阴茎过黑,但是由于翰书的身体晒的均匀,反而不觉得突兀,大小也刚好。「萱。」他拿着浴球揉上我的胸,然后对我说:「希望你这样大方的盯着看的只有我一个,很显然是我教育很成功,你竟然一点都不害羞的盯着我小弟弟看。」他顺着我对面,也坐在浴缸中。「我也没机会看到别人的啊。」我很认真的看着郑翰书。「想都别想。」他笑了一下,然后要我坐在浴缸边的台子上,张开双腿。「干什么?」我害羞的让自己的双腿和阴部对着他的脸。
  「帮你洗澡。」他那么说完,右手拿过了莲蓬头,试了试水温,然后左手轻轻的随着莲蓬头的水,清洗着我的下身。「可是……水冲的我……」我连接不上的说着话,因为翰书正将莲蓬的水开到最大,冲击着我的阴蒂。「舒服嘛?」他不回答我,又继续拨弄着我的小穴,然后问着。「嗯。」我想阖上双腿,却让翰书开的更开,他整个上身跪在我双腿间,很专心的玩弄着我的阴蒂跟小穴,似乎很满意的看着我双腿抖动,眼光迷离娇喘的样子。随着水一波波的冲击,我竟然也达到高潮,双腿不住发软抖着。翰书终于放下了莲蓬头,但是身体却不移开,让我还是害羞的开着双腿对着他的脸。做了那么多次,但是却从来不像这次那么让我害羞跟兴奋,看来我也很色。
  在我来不及问翰书究竟想做什么的同时,翰书低下头用舌头舔弄着我的阴蒂,加以细细的在我阴唇中逗弄,或是轻咬。「翰书……你在干嘛……很脏……」想到我排尿的地方正被翰书一寸寸的吸吮舔弄着,我就更加不知所措,却又带着兴奋。「不会。」他抬起头对我笑了笑,然后更打开我的双腿,舌头伸入我的小穴不断的进出。「啊……啊……翰书……」我只能不住的扭着腰,这和翰书以往的做法都不同,似乎更加的深入跟色情,我只能随着欲望摆动腰枝。
  「我一直都想这样做。」他抬头笑了笑,嘴角似乎有我湿润的淫液,害我尴尬的不敢看他。在我还在喘气的时候,他从柜子上拿了一个保险套,嘴一咬撕开包膜,然后拿出套子套上他不知道何时已经勃发的阴茎。就着我大开的双腿,一个挺身就进入我早已经湿润的泛滥不已的小穴,他不断的抽送,在空气中除了弥漫一股薰衣草香外,还有一股淫糜的气息,也因为如此,我发现我竟然叫的特别用力,翰书更是因为如此,抽插的更加用力,终于又再一次高潮。当他拿下了保险套,我们坐在满水的浴缸中。我依旧无力,只能背靠着他的胸膛,虽然他才高三,但是胸膛却宽阔不已。我的身体完全陷在他的怀抱中,渐渐地阖上双眼睡去。
  「起床吃早餐啰!」房间内的窗帘被爽快的拉开,然后阳光丝毫不犹豫的照了进来。「我好累,要睡觉!」不理会翰书的笑脸,我转头蒙上棉被,继续睡觉。
  「起来啦!」翰书走到我旁边,死命的拉扯我的棉被。「现在几点?」我从棉被中闷闷的问着,现在我身上寸缕未着,昨晚应该是翰书把我抱上床的,可是我一点都不会感激,是因为他让我太累了。
  「七点啊!」他回答的毫不犹豫。「郑翰书你是神经病啊!我们凌晨四、五点才睡的吧!你那么早吵醒我干什么!」我拉开棉被探出头对他大喊着,不公平,为什么他一脸清爽,反而是我累的腰酸背痛。「起床啦……」他爬到床上,钻进我的被窝,从身后抱住我。「别闹,我好累。」我带着起床气的警告,却止不住他在我耳边轻啃的嘴。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